慌慌不方

站定执离戬杰不动摇!留下的一起抱团取暖吧❤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❤

依然是超爱执明的离王后❤
依然是超爱崽子的傻二狗❤

weibo同名,爱吃肉却不会写的废柴写手!

守约

器灵梗,阿离是yoyo同学的器灵。

严重ooc,私设如山屹立不倒

be预警。

这篇狗血了,怪我怪我。

不喜勿入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血!满地的血!


哀嚎声充满这废弃厂房。许多黑衣人倒在水泥地上,不省人事的有,一命呜呼的也有,而造成这一震人场面的主角,正在缩在一处角落。


身上的衣物血迹斑斑,空海悠早已不知那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。不管身上创伤,他怀抱阿离,血痕累累的手伸上,抚摩着慕容离的长发。


“阿离别担心……你看…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……”身上疼痛万分,但空海还是扯出一抹笑容。

“你以为自己几斤几两?”阿离伏在空海悠胸前,想挣开他,但害怕动作扯到他伤口,只能任空海悠抱着,“是不是死字好写你就来试?!”

空海顿了顿,抱人的力气不由加紧几分。“我不是说过……要好好照顾你的嘛……我总要……咳……证明下自己啊……”


“胡闹!”阿离红了眼眶,语气已有疼惜,“阿悠,我只是一介器灵,不值得……”

“值得……当然值得,阿离永远是我的阿离!”一字一顿地说着,空海悠眼里满是狠厉。“呵,他们想要你……也得问我空海悠答不答应!”


阿离血脉珍贵,堪比七煌器灵。如此具有价值的器灵,自然许多人眼红不止,试图得到,九卿,也不例外。

他们,竟趁他这次外出任务不便携带武器时盗走阿离!想到阿离在那冷冰冰的实验室里可能为了所谓的研究被抽血割肉,空海悠心里一阵抽疼。


他深吸口气,艰难咽下口中腥甜。“阿离别怕……无论你在哪儿……我都会把你找回来的……不……怕……”


声音渐微,空海悠再也支撑不住,缓缓合上了眼。


慕容离疾疾搂住软下身来的空海悠,指节紧攥他的衣服,霎时泪水满脸。


这一幕与千年之前,重叠。


一身甲胄在身的男人伏在红衣人怀中,向他扯出笑容。

男人苍白着唇,用力摁住他欲奔开的身,让他动弹不得。


放手……我要救你……我要救你……


男人一言不发,遍布血痕的手摸索着他的手紧紧握住,抬眸瞧他。过去的那些岁月,他没少看过他,可眼神从未有这样深切炙热,似要把人镌刻于眼烙印于心。


真好啊,最后的时候……你在。


慕容离眼睁睁看着怀里的人脸带笑意地断了气息。


跳下剑炉,他没有一丝犹豫。


遇见古泠,从不是天缘注定。


慕容离伸出右手来,赤色热流在掌心丝丝缕缕地聚起。推手而下,热流缓缓传入空海悠体内。内力逐渐散失,他喘起粗气,唇白如纸,也没有停下手上动作。


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时,慕容离隐约听见远处传来人声。

罢了,同他一起,也是好的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苏夜告诉空海悠,他和灵曦虽能修复兵器,修补器灵,但因燕支为古剑,身含戾气,又为救空海悠魂石俱碎,不可能修好了。

空海悠闻言不语,手不由得覆上放置在旁的龙纹木盒,指尖泛白。


他颓然坐在床边,启开木盒。几截断剑安静躺在盒中。


阿离……阿离……


那日,阿离将本该命绝的他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。意识模糊的他,还是听清了他在他耳边说的话。


“好好活着,这是你我的约定。”


雷声隆隆,房外下起大雨,把哭声渐埋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END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