慌慌不方

站定执离戬杰不动摇!留下的一起抱团取暖吧❤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❤

依然是超爱执明的离王后❤
依然是超爱崽子的傻二狗❤

weibo同名,爱吃肉却不会写的废柴写手!

【执离】执国主与离王后9

呜哇久违的更新~

“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腊八粥香飘四里,蒜头翡翠好如意!”几个稚子提着小红灯笼跑在街道上,清脆歌声传了几条街去。

家家户户在自家门前挂上红灯笼,杀年猪、打豆腐、制风鱼腊肉,购置年货。街上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商贩的叫卖声不绝。

今年的腊八姗姗来迟,天权落了三月的雪,向煦台移的牡红梅花早已开了满枝。


五更时候,执明便起身了。轻手轻脚地下榻,回头见着阿离安然的睡颜才放心着衣。

今天可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昨夜哄着黎儿入睡花了不少时候,奏本没来得及批阅完;早朝过后,要去昱照山脚下的华奉寺拜礼施粥;又要前往净池沐浴去王陵参加祭祀仪式;之后再到寿客山祭拜天权先祖,晚上还有腊八晚宴……

一番折腾,忙完怕是没时间陪容儿和孩子们了。


来到榻前,宽厚手掌抚过阿离的眉眼,执明抿唇,笑得温柔。轻轻在自家王后白净的额上落下一吻,“我的容儿,节日快乐。”


阿离起身时,飞雪已经停落。窗沿的彩花瓷瓶换做了红底梅纹,三五枝新鲜梅花蕴着雪水立在里头,余雪铺满了向煦台外。

去殿里把孩子们唤醒,领着他们去太傅处读书习字后,他换上简便的白底红装,来到膳房,命宫人拿出他昨晚便泡起的杂粮和备下的干果鲜珍。


腊八粥,这个节日必不可少的食物。

细绳扎起袖子,露出细白手臂。阿离娴熟地盛水淘米,备柴生火,切料倒锅,一气呵成。


搅拌着锅内炖煮着冒起细密小泡的食材,阿离思绪不禁飘远。

自瑶光亡国后自己便更名漂泊,借着箫师身份进了乐班跟着辗转各国。览遍无数美景风光,心里仍盘算着复国大计。他原以为,自己便是一生如此了。


但执明是例外。


那年今日,阿离还记得,那日执明熏黑了的脸手宝贝似的捧着一碗腊八粥,一口一口喂给了病榻上的自己。

他怎么不会看到执明的用心?

细心的吹凉,刻意隐藏的手上的泛红烫印,急切又不掩心疼的眼神。


阿离那时问过自己,如此心净纯洁的执明,自己能拥有吗?

那时自己一身的睿智计谋都显得无用,都没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
待执明忙完,已经快三更时候。回到向煦台,却见宫灯仍亮着。

他皱起剑眉,放低脚步声,快步踏入向煦台。


一室静谧。半掩的窗子透些许微风,烛火摇曳,光亮洒满整个内殿。

正中央,雕纹梨木案上正伏着一位红衣人儿。那不是阿离是谁?

阿离身子不算太好,任着这么睡怕是要生病的。执明摇摇头,走到阿离身旁,正起身准备抱他上榻去。


阿离身旁的一碗粥却让他停住了动作。

还有压于它底下的字条。

“王上忙碌时常忘记用膳。归来向煦台怕是天色已晚,阿离恐王上腹中空虚,做了腊八粥置在案上,请王上享用。

另,执明,节日快乐。——容儿”


以目光慢慢读完,执明眉眼弯弯,嘴角轻勾,眼神含泉温润。

动作轻慢,执明把阿离抱起。怀中人似是睡得熟了,有些动响入耳只是将身子微倾,更深地埋入执明怀抱里。



安心睡吧,万事有我。

吻上阿离的面颊,执明心道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番多话:赶着腊八节尾来的文文呀´◡`

唔,甜甜的腊八粥,我最喜欢啦ヾ(●´∇`●)ノ

评论(2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