慌慌不方

站定执离戬杰不动摇!留下的一起抱团取暖吧❤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❤

依然是超爱执明的离王后❤
依然是超爱崽子的傻二狗❤

weibo同名,爱吃肉却不会写的废柴写手!

日常.小段子1

【我从哪儿来的】

可不就是回忆那点事儿嘛。赵云澜说。

对于这个几乎所有小孩子都会问的问题,赵云澜嘿嘿一笑,大手抚上自家女儿的毛绒脑袋,语重深长道:“问你爸去。”

赵颐清小朋友白眼儿一翻。

爸爸读书多,我问爸爸去。

“你是从哪儿来的……?”对上颐清扑闪着渴求答案的大眼,沈巍微愣。

略微思考后,沈教授掏出了寄几的生物学课本。

赵颐清一辈子都不会忘掉。

爸爸怀抱着她,眉眼含笑,认真专注且动情地为她讲了一个下午的……人类起源。

小孩子好奇古怪的疑问到了沈巍这里,全被他用温柔细语一个个拆开分解。沈教授的话有十足的吸引力,听得小姑娘津津有味。

“答案,就是这样,听懂了吗?”附带一个额头kiss。

好的爸爸我以后一定认真学习好好听课QAQ!

关于‘我是从哪儿来的’这个问题,另外的答案,是由爸爸和老爹一起告诉她的。

知不知道不要教坏未成年啊。

大庆的肉爪子一把捂住小姑娘的耳朵。

为什么猫的听力要这么好啊……

大庆日常哭泣,达成。

日常(3)


赵颐清小朋友结束今日份的学习,迈出幼儿园大门,黑亮的眼一下便盯准了等待已久的沈巍。


小人儿见是爸爸,眉眼弯弯笑的开心,风般地飞快朝他扑去。沈巍才把她抱起进怀里,两只小手迫不及待环住他,朝他脸上吻两记,甜甜地说:“爸爸真香。”

想也知道她这话出自谁的口。沈巍抬手轻刮女儿鼻尖,笑到:“那好,清清皮嫩肉细,那给爸爸咬口吧。”

“这……这话老爹说的!爸爸要咬……就去咬老爹!”小姑娘急的紧张,本该护着细嫩脖颈密不透风的围巾被无意抓上两抓,弄出好大缝隙。

沈巍一下被逗笑。笑之余,眼波流转间便瞥见颐清脖颈上异样。


有力的臂膀稳当撑着小人儿,沈巍细长的指节赶紧动作替女儿整好围巾。

龙城刚入十月份,时令的白雪纷纷扬扬占领天空。

地星没有四季之分,沈巍呆在那儿无须担心天气好坏。但转到海星,守时如他每天必要看天气预报。特别成家了有了颐清,要把任何让女儿生病的火苗掐灭。


赵云澜尚未遇到沈巍时,便是个有风度不要温度的主。整个特调处都知道他们老大耍帅不羁爱自由。


该有人治治他了。


有回,你沈教授看了预报说降温,却见到赵云澜没把准备好的衣物带走。赶着下课十分钟间隙,他直接瞬移把衣服带到特调处,让特调处全体人懵圈。


剑眉紧皱,星目目光如炬,沈巍紧紧盯着赵云澜。被自家爱人看着自己把自己裹成个球,赵云澜是再也不想体会了。


当然,围观的特调处众人也被他当即决定扣光这个月奖金。

谁叫你们偷笑还笑的这么大声。

众人:怎么不说我们被硬灌狗粮?


“爸爸,你有没有煮饺子呀?”颐清清脆声音在沈巍耳旁响起,“老师说,今天是冬至噢,要吃饺子哒!”


小姑娘这是现学现卖。老师上课还说,冬至不端饺子碗,冻掉耳朵没人管,可把班上胆子小的同学吓得一把捂住耳朵就嘴巴一撅哇哇大哭。

胆小鬼。


以往的冬至,几包速食饺子是特调处单身汉们做填肚子用的晚餐和节日慰藉。

今晚,特调处暖洋洋的。大家围坐一团,每个人手里都捧着热乎乎的饺子碗。


“哎哎,大家猜猜,碗里哪个样子的饺子是红姐包的?”大庆挥舞筷子问桌上众人,不住偷笑。

赵云澜白眼一翻指指碗里,“还用讲吗,包的馅儿最大的就她的,煮烂好几个了都。”

“去你的赵云澜,老娘手艺有这么差么!”祝红叉起手来,朝大庆瞥过去的眼神没活剥了他,“都是个吃,话这么多!”

“仍需努力,仍需努力,哈哈哈……”


旁边吃正得欢的颐清小朋友刚想叫爸爸帮她拿下餐巾纸,却眼见着自家臭老爹偷亲爸爸!


哼。小巍真香?我听到了!


日常狗粮,达成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有空了。

证明我还活着

成天掉粉orz

最近很忙,刷课,军训,作业,社团活动……一个头两个大(;′⌒`)

有空了会更日常吧。

事实告诉我,绝对不能在凌晨发文。

日常(2)

非ABO生子,注意避雷。

ooc是我的,恩恩爱爱是他们的!



刚扭开门锁,沈巍便怔愣住。


连衣裙稳当在身,穿着小皮鞋的脚丫晃来晃去划出弧度,小姑娘晶亮亮的大眼睛正注视他。就是头上两个辫子太过显眼,一个大一个小,方向还不一样。想就知道这出自谁的手。


想及,沈巍抿唇,嘴角弯弯。


“爸爸笑什么啦!”颐清眯起眼,不满地嘟起小嘴。太阳公公刚出来自己就起床了,洗漱穿衣,还对着镜子摆弄好久头发。干巴巴地坐在床上等爸爸,想给他一个惊喜,结果爸爸竟然笑清清!


“不给糖,就捣蛋!”小女孩说。


是了,今天,一年一度的万圣节。


过去把女儿从床上抱起,沈巍把她头上的歪斜解开:“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,会起蛀牙。”


哼。颐清叉起小手手。


爸爸性格温和很好说话,偏偏有些事情执拗得很。比如说?老爹过度飙车他要讲,老爹犯胃病他要讲,老爹出外差他也讲,老爹睡觉不安分……额,这件事是他们自己关起门来解决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
送完赵颐清小同学去上课,沈巍认真投入工作中。

就算已婚有孩子了,沈教授的魅力丝毫没有减弱。一下课,三三两两的学生问个好之后便塞给他些糖。面对他的疑问脸,他们笑嘻嘻说,不给糖怕捣蛋。


我……不给糖也不会捣蛋呀?盯着手上一把映光亮闪的糖果,沈巍想。


既然是节日,那颐清吃些糖,也可以。


万圣节的气氛遍现龙城,特调处也不例外。鬼脸南瓜灯、白网黑蜘蛛、白衣鬼等饰品装扮着特调处墙壁地板办公桌。


小郭胆子小,紧紧埋头处理资料。偶尔抬头来瞄到一眼都害怕瑟缩的样子,映在楚恕之眼里却是异常可爱。

桑赞满脸异妆,拿着妆品一丝不苟地在汪徵脸上画一样的妆容。画到什么地方,两人便发起笑来,甜蜜非常。

祝红定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认真翻阅手上书籍。大庆头戴南瓜帽,刚酒足饭饱,跳到桌上,身形慵懒。无意瞟到祝红拿着的书时,大猫汗不禁一竖汗毛。

她看的是,《恐怖万圣节》。


不过,任你过节多快乐,工作还是会把你打回办公桌。


电话响起,汪徵接下。全部人一见她眉头紧锁,就知道这个节日注定不平静。


夕阳西下,归家时刻。小孩子总有用不完的力气,放学了颐清依然活力十足,蹦蹦跳跳地向沈巍讲述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事情。

沈巍却有些心不在焉。刚接到云澜的电话,紧急任务,回家要晚了。沈巍想要与他并肩作战,可云澜拉下脸怎么都不允许,让他好好守家,护着颐清。


谁比谁都倔。


时钟转至了凌晨一点。


睫羽随呼吸浅浅起伏,小脑袋枕在爸爸手臂旁,颐清睡的平稳安静。


“老爹还没给我糖呢。不给,清清就要捣蛋了。”

说是如此,小人儿却执意和沈巍一起等待赵云澜回家,说要给他一个惊喜。直到头似鸡啄米地点,支持不住睡歪在沈巍旁边。


期盼的解锁声音响起,沈巍转过头去,轻声道:“欢迎回家。”


赵云澜呢,不由分说地放缓步子朝父女俩走来。一人香了一口,讨要迟到的万圣节礼物。


哪家糖能有我家的甜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迟到的万圣节快乐鸭。

日常(1)

非ABO生子,注意避雷。

ooc是我的,恩恩爱爱是他们的!



赵云澜曾想过这样的日子。


太阳初升,点点阳光从帘间缝隙跳到眼前,转身就能给身侧睡着的人一个早安吻;正午时分踏入家门,能闻到空气中氤氲着菜香,汤煲咕噜作响来迎他回家;天落夕阳,总能在阳台发现那人正浇花,准确搂住腰肢,才不管水打湿了鞋;夜幕降临,他不会告诉任何人,自家爱人澡后滴水的发丝有多让他内心躁动。


好在,他不用想了。


因为,这就是他和沈巍的日常。


夹在两人中间睡正熟的小朋友咂吧着嘴踹了赵云澜一脚。


作为特调处唯一的小同志,赵颐清众星捧月地被祝红等人捧在心尖尖上,严重影响小郭的吉祥物地位。但小郭对此并不在意,还非常开心的每天投喂。

小朋友不止收获了满满的爱,还有,些许无言的无奈。


废话,你家老婆的注意力都在别人身上了你还会笑吗。


多少次,桑赞打开餐盒,瞥一眼旁边的儿童饭盒,里面内容一模一样。多少次,小郭顶着楚恕之似饿狼盯绵羊的眼神在颐清书包里放水果。

大庆闻言,只舔舔爪子。暗自庆幸幸好小女孩儿不爱吃鱼干。


要说赵云澜想跟自家沈教授亲近亲近,还真不容易。


第一是自家小孩儿。


每天早上太阳初升,他能给沈巍早安吻,沈巍却不一定回他。为啥?要叫小孩儿起床啊!


小孩子天生的爱赖床,女儿也不例外。分床睡以后,颐清愈发犯懒。好不容易她睁了眼,小身板卷在被子里,便软音软气地朝爸爸伸出手去:“清清起来……要爸爸亲亲抱抱!”

女儿随爹真不假,颐清撒娇讨抱的样子像足了那头房里的赵云澜。


“好,爸爸抱。”

沈巍宠溺地笑。一手顺着女儿小手从被褥里搂起她,另一手又为她顺平黏在额间发丝。“清清有没有听爸爸话不去蹬被子啊?”


沈巍刚洗漱过,一身清清爽爽。小人儿被捞出来马上扎进他怀里,感受爸爸的温度和味道。“清清很乖,清清没蹬。”


沈巍身为黑袍使兼龙城大学教授,为人严谨,除去重要场合并不喜打扮。最主要的,云澜喜欢他身上最原本的味道。说抱一下能让他安心,干活都精神百倍。

巧了,颐清小朋友也是这么想的。


抢巍大战每天在赵家上演。


第二就是龙城大学那帮小兔崽子们。


没事儿惦记什么有夫之夫啊?!


赵云澜曾眼见过一个女学生问问题时看自家沈教授那眼神。

那个专注,那个认真,那个温柔,那个恋慕……好家伙。隔着五十米,赵云澜都感觉得到女学生周围散发的粉色泡泡。


这样下去可不行。


手抓着老爹衣角,靠在赵云澜背后的颐清嗅到不一样的气息。眉头一皱,她发现事情有些不简单。


老爹你车速有些快啊?


日常吃醋,达成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生活终于让我对澜巍下手了orz

十二多话

一直觉得,做个简单却又精致的女孩子,没啥不好的。

简单?

逛个tb。加到购物车里的,不外乎就是胶带、买过且固定的店衣服、也是常买的店的吃的、周边。

还有,化妆。除去皮肤爱出油诸如此类的自身条件,加上手里也没啥妆品,技术low等原因,索性不化。

素颜朝天,大路两边。走在街上谁也不认识我,全是看你一眼都嫌多的匆匆过客。

又不相亲,要啥惊鸿一瞥啊。

精致?

我不解,一个男孩子,随身带包纸巾有那么惊讶么?

有需要就带上了,解决自己问题还偶尔能帮上别人,很好啊。

高三时买回去的胶带,到现在,才在我的柜门桌子上有了姓名。

也是宿舍里第一个把柜子桌子贴得“花里胡哨”的女人。

看见了什么外观看来美貌又实用的东西,身上有余钱都会把它收入囊中。

例如,现在躺在我桌子上的书签,胶带,和牛轧糖盒子。

虽然我妈一度不解买这些干嘛。

一个群里的姑娘告诉我一个词,“精致穷”。

为快乐穷,值得。

简单,精致,一起说来还觉得矛盾和纠结?

在我看来,它们是并不冲突的存在。至少,我就是个这么样的人。

自己快乐就好了啊,管那么多干嘛。









ps:感谢看完。

看葛格的《三更》突然来的一些要说的话。

在本子上手写出来的,此处原话。

以上仅为你慌自己观点。看不爽的,要撕的,滚边儿闹去,我懒。

执国主与离王后(12)

【上篇】

十月刚到,天权时常落雨。

有言道,一场秋雨一场寒。雨点打在天权各处,温度转凉,执明念着捧在心尖尖上的王后,命向煦台时刻暖着地龙。每每让外出归来的慕容离进殿就要换下厚衣。不然真的热极,要闷得一身汗。


寒露一过,向煦台便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换季大改,由执明亲自监督。

阿离平日眼倦歇息的小榻,添了羊绒;怕阿离脚冷,殿内每一处地板铺足毛毡;夜里露重寒凉,寝殿里新换上的被褥枕头暖和柔软。怕宫人笨手笨脚把阿离常用的东西磕着碰着,执明干脆亲自上手搬运。

朝服厚实笨重,又奔来跑去的干活儿,不一会执明额上满是汗珠。


阿离正为他温茶,见他如此,笑着摇头,停下手上起身抬手拦下了执明。再掏出丝帕来,轻柔地为执明拭去额上汗珠。


“王上辛苦了。”清冷声音满含温柔。


眼瞧着阿离认真的神情,感受来自他的温度,执明一下脑子当机,身形直愣愣挺立,险些拿不稳手上那金边红釉花瓶。


就算成亲多年,自家王后的细语动作还是会让执明脸红心跳。


慕容离老早就磨了执明,许他选个不落雨不起风的日子,出趟远门。今日天气晴好,他如愿出行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路程走的远,收获也大,尤其特地携带的篮筐愈走愈满。


除去给执明带的新奇玩意儿,此时向煦台摆着的一筐筐应季鲜花才是慕容离此行最主要目的。


阿离自小受母后熏陶爱花养花,最长情的莫过于母国瑶光羽琼花。盛放时若云絮坠地仙气欲起,十足动人。奈何羽琼花期短暂,芳华不长,故人言花开珍贵。

母后却有一法留住它盛放繁华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吐血啊,五点多码的文被我手贱摁成“放弃”了。

擦擦擦!!!

啊啊啊啊啊啊!!!

记下吧

万一哪天就写了。

就不打tag了。


《风声》。

大概可能好像估计是《一线牵》的前文,也许不是呢。一个关于心动的故事。

——“也许是那日风起叶摇,他把我抱在怀里的那刻,我便已经对他心动。”


《水色》。

向煦台的湖水,他亲手为他泡制的茶水,兵临城下那日瓢泼的雨水,以及……被迫承欢的雨露。

——“情窦初开,心愿成结。水为载,寄托相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