慌慌不方

站定执离戬杰不动摇!留下的一起抱团取暖吧❤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❤

依然是超爱执明的离王后❤
依然是超爱崽子的傻二狗❤

weibo同名,爱吃肉却不会写的废柴写手!

【现代AU】体温

刀具餐盘摆在自己专属的地盘上,调味瓶罐被灯光衬着隐隐闪现光泽,看上去整整齐齐,让人悦目。

除了……


料理台上正乓乓地起着声响。一个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子,火红色小狐狸样式围裙系着在身,一手执刀,哼哧哼哧地在菜板上下刀。

惹眼的异色刘海随着动作蹦跳翻飞,执明哼着曲儿,快准狠地处理手中的乌骨鸡。

他动作麻利,不一会儿一盘新鲜鸡块便出现在料理台上。


锅内盛上清水,倒进切好的鸡块,大火烧煮去其血水。执明紧盯锅内的变化,手也不停着,慢慢用勺撇去浮沫。断生的鸡块,还要过一遍冷水,紧实肉质。

抓一把泡发香菇对半切开,放入炖盅,加进鸡块红枣姜丝等材料,矿泉水做媒,牵引食材,文火整合美妙滋味。


时间掐的正好。炖好的鸡汤揭盖,汤色如茶,香气扑鼻。

汤品完事,执明卸下围裙,边走向冰箱边考虑今日晚饭的其他菜式。


冰箱的玻璃门板上,一张浅粉色便利贴十分惹眼。与门板颜色互异的它也很快让执明发觉到它的存在。


「受学弟学妹的邀请,我回去钧天大学指导他们校庆话剧排练。——阿离」


用目光快速读完,执明拉开冰箱门取出把青菜。“三天两头往外头跑,家都不着,独留我一人。有哪个老公跟我似的这么命苦啊……”


真是的,还记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啊?


抱怨归抱怨,煮夫明还是得乖乖做饭投喂自家媳妇。

翻炒几下把菜出锅,执明来不及洗手便抓起放置在旁的手机。时间显示现在是下午六点四十分,阿离还没有来消息。


天幕渐沉,道路上车水马龙,多少归家人。
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随意用水冲冲手,执明独自一人坐在擦洗干净的餐桌旁,托腮皱眉。

在通讯录刚准备点下号码,突如其来的来电图标吓到执明。

晶亮屏幕上显示亲亲阿离的字眼,执明笑着偷骂声,调皮。


“喂?”声音微沉,他打算说说这不听话的媳妇儿。

敢玩晚归,今晚别想消停。


“那个……是执明学长么?”电话那头却是个女生。

执明一下警觉,指节不自觉攥紧手机,“我是执明,你哪位啊?”

女生被执明透露凶气的低压语气惊到,瑟瑟说:“我叫姜露,是话剧社的成员。那个……我们现在在长河饭店,慕容学长在饭局上喝多了,指名要您来送他回去呢……”


那头的嘈杂证实了女生的说法,杯盏碰撞,人声鼎沸。还有……时不时传来阿离的声音。


“喂……他……应了没有啊!”


平日清冷不见踪影,执明扶额,这是被灌了多少啊。

“好,我过去。看好他。”


阿离真醉了酒,脸颊衬着异样明红。执明的掌温触上,传达到皮肤的瞬间,他忙张开双臂,准确圈住执明脖颈,十足乖巧地倒在爱人怀中。

执明承了他的重量,又捧起阿离脸来,在他额间轻吻,“我应了,我来了。”


阿离好面子,执明也不秀多恩爱,众目睽睽下一个公主抱扛人便走。临了还环视一番,给在场的学弟学妹添句话,“他不善饮酒,以后这种场子,叫我一个。”


(还是吃了狗粮的)学弟学妹:好的学长!没问题学长!


秋日夜间多凉风,那酒席上开的空调也冷,阿离本身体温又偏低,担心受凉生病,执明把阿离再往怀中捂进些,加快回家的脚步。


执明动作轻柔地将爱人置于床上。除了脑袋,阿离身子用被子盖个严实。本打算去为阿离熬个醒酒汤,一只细白的手从被子间伸出,扯住执明衣角。

“呜……”

醉得迷蒙,阿离小声呜咽,“我要吹吹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
执明蹲身在床边,温热大手覆住阿离那不安分的手,将它捧在唇前一点的距离,轻呵出气来。

我就是他的暖手宝,从小到老。


桌上摆设的手绘台历上,今天的日期被画上一个爱心。


“算啦,原谅你好了。”执明漾开笑容,面上满溢温柔,伸出一手去撩开阿离额边碎发。


床上人清秀脸上也咧开笑,蹭蹭他的手。


“结婚纪念日……快乐……”

胭脂妆

一发完。

拯救掉粉QAQ

草稿存货。

出现谁就打谁的tag√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场倾盆大雨彻底过去,刷洗静天空,太阳才抻出身子来散发光芒。

后院的淤水早早被伙计扫去,中间空地,柳木桌张开,桌上摆一坛锁春意,两只酒盅,两条板凳上各坐着一人。


陵光一手轻晃着小半杯锁春意在里的酒盅,一手捏紫纱团扇,桃花眼中眼波流动跟随手上酒盅动作,扇边轻敲着桌面。

公孙钤君子意气,举止间端正儒雅,慢呷美酒,眼神丝毫不离对面的紫衣人儿。


陵光轻启朱唇,慢悠悠道:“公孙你说啊,执明,他咋知道我有那酒的?”

“执兄如何知晓的已经不重要了吧……”公孙钤放下酒盅,“最重要的,是怎么完成这笔买卖。”

公孙好意提醒的语气,却让陵光啪地把手上酒盅磕在桌上。眉头紧皱,陵光眼里一下蕴足水汽:“他执明有钱怎么?有钱就天大地大啦?酿酒要看时令的,不是泥里挖挖白手一抓就能出来的好吗!”

陵光色如白玉的手在面前摇着团扇,想削凉点自己的怒气,“他倒知道它质呈珍品千金难买,知不知道它难出啊!时间这么急,我一下子去哪儿弄这么多啊!”


目视眼前美人如此,公孙笑着摇摇头。上星期那一闹,无人不晓执家公子要迎娶闻言客栈老板慕容离了。


后厨,锅碗瓢盆整齐摆放,油盐酱醋瓶罐划一。灶台旁停留着一人儿。柳眉盈目,粗布围腰勒出细瘦腰线,他手上不停地动作。

晨时采撷来的玫瑰取下花瓣,洗净,添上蜜糖拌匀腌渍。边搅动,也不忘点一些尝尝味道。嗯,够甜也足味。

提前备下的面团和油酥也拿出来,揉合一番,擀面杖上场。


方夜曾言,我们老板,一根擀面杖在手都可以出去打仗了。“威力十足,准可以杀敌四方!”


擀面杖多顺手啊。慕容离瞥了眼手上的物样。

揉皮擀面一把好手,有人闹事抄它出去就对着软肋一顿敲。实用,方便,还不贵。


灶底火焰吞噬木柴带出噼啪声响,铁皮锅里均匀刷上薄油,纤巧手指灵活地将一个个面饼贴入锅内。

油脂和热度加成,饼子相呈金黄,甜丝丝的香气浸入空气里。青花瓷盘里,刚出炉的鲜花饼安静仰躺,新鲜热乎。


一抹跳跃的异色若隐若现。

指尖点住柳木桌面,作双腿似的两根手指快速,悄悄摸上了桌。到达目的地瓷盘,手指的主人一下站起身来,星目闪烁光芒。

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去!


哈!捞到了!


“哎哟哎哟!”执明叫嚷起来。刚到手的东西也一下丢回盘,“怎么这么烫啊!”

“嗷!”背上也挨了记,执明转过身去,正正对上慕容离微眯起的眼。


妥妥的偷食被捉现场。


眼神故意避开慕容离手中紧握的擀面杖,执明迈小步子朝他蹭去,大手又拉住阿离纤细手腕,一点一点幅度摇晃,软语着:“阿离,好阿离……为夫……肚子饿了嘛……”

心里暗叹一口气,慕容离上手揉搓执明那异色刘海,‘恨铁不成钢’道:“这是我联合蹇宾做的,味道还没调试好呢。到时喜宴上再让你吃个够,好么?”

花饼入席,还是小齐的主意呢。


执明不知从哪儿掏出块干净帕子,搂过人腰肢,绵软布料准确拭去阿离面庞上的些许白粉。

“小花猫。”执明擦完也不忘侃他,“说了多少次,你出去好好记账打算盘就是,做菜而已,哪用得着你大老板亲自上手啊。”


呵呵。慕容离闻言嘴角直抽抽。是哪个人曾心血来潮说要为他做蛋炒饭,结果呢?!

弄得整个厨房浓烟滚滚惹来围观不说,执明还被火窜上了屁股,半个多月趴着睡觉。陵光听闻此事还笑了好些日子,丢人哪!


“以后想吃什么说给我我都满足你,没事儿别在这儿转悠,再给烧了修缮费很贵的!”

“真的?”执明舔舔唇,眼中闪过精光,“想吃什么都满足我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……”


只眨眼间,慕容离整个人被执明一把扛起,手里一直攥的擀面杖也被卸下来。

“你做什么!”

执明揉揉肚子,面露难色却又偷笑道:“为夫肚子饿了,想……吃,阿,离!”


是可忍离不可忍!别看这家伙平时二得跟狗似的,那事儿上贪得像狼欲求不满,窝不!窝不!

“你给我放手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
“咦,小二,这后面什么动静啊?”一位食客疑惑。

“哦,没事。我们老板老板娘闹着玩呢。”方夜笑笑,“您刚刚点的什么?”

“麻婆豆腐,鱼香茄子,紫菜鲜蔬汤。”

“好嘞稍等。”

论我的老板老板娘怎么这么会闹腾。


月色皎洁,红帐轻翻,喜烛坠泪,房内暗隐暧昧。

取自执明和慕容离的两绺发丝自中间由红绸带系起,相互纠缠融合,一世不离。


杯中酒液蜜香袭人,色呈红脂,入口甘醇回味微涩,是为胭脂妆。


相视而笑,两臂交缠,细线串联手中杯脚,两人皆是举杯一饮而尽,许下同甘共苦的无言誓言。

余生,请多指教咯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也许是多久呢?

也许会有文更。

你慌估摸着是生病了,五点多就没觉睡了。清醒得跟阳台外面唧唧喳喳引吭高歌的鸟一样。

但我不吃虫。

<(`^´)>

也许是客栈老板娘离x地主家并不傻儿子明呢。

——“慕容老板当真好算计,把我的一生也算计进去了。”

——“说人话。”

——“我娶你呀。”

【说给你的】

此处慌慌,方方也可!

高考完少女一只,放浪形骸

开始做只杂食dog

尸系写手,更速随心,喜恶自定

王者一只很辛苦的守约

配音声线多变的伪正太٩( °༥° )و

上线不更文常有的事儿( ´▽` )

文笔幼儿园,时常卡壳儿废,起名废,脑洞废

↓↓↓【划重点】:

抄袭?是我的就一定要是我的!我阿姆斯特朗回旋嘴炮了解一下?

我知道自己文笔不精  写不清

不奢求什么小蓝手小红心

只希望你能在看过我写的东西以后

说说你对它的看法

好的,坏的

戳中你的,不足的

明白点,清楚些

指点也好,建议也罢

我喜欢啊

不算说明的一个说明吧


“出不入兮往不反”   猜一鸟名

谜底:长离。

出不入兮往不返

瞎jb写

此题目非彼题目。

【此篇超短预警】!!!

【算BE吧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赤红灯笼挂于门前,人声喧闹夹杂觥筹交错的声响隔着厚厚土壁传出来。不难听出宅子里满溢一片喜气洋洋。

今日,可是执家公子大喜的日子啊!

路人皆是脚步匆匆。那旁阴暗墙角立的什么人,没人去关心。

隔着幂笠,人儿眼神流转,视线始终不离远远望向的那处宅子。

晃神间,他右手微抬,覆上左腕的赤金镯子,一阵摩挲。

闭上双眼,白牙咬紧唇瓣,右手狠地一下使力,生生把腕上的物样和手臂彻底分离。

镯子落地,‘叮’的一声细小声响。

睁开眼来,又看向裙下双脚。这双金丝红锦绣鞋……

犹记得,那人软磨硬泡撒泼打滚,好不容易让他收下。又亲手把鞋子套入他双脚上,笑得嘴里捧了蜜。

没有过多思虑,他把脚上这双鞋子也脱了下来。

还给你罢,就当我们不曾遇见。

细白指节逗玩着掌间的琉球明珠,白衣美人从床头直起身子,慢懒懒道:“早与你说了这人信不得,偏生不听,非要去撞墙。这下好了,新嫁娘都不是你。这笔买卖,可真不划算。”

阿离闻言,面上扯了笑:“了却余生事,我要回该回去的地方了。”

白衣美人向他伸出了手。

“欢迎孟婆上任。”

【短篇】酱油王后

瞎jb写,大纲式,因为懒。

私设一抓一大把,一发完。

神经病文风预警(•̀⌄•́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权的执明王,一表人才,样貌俊朗,爱民如子,勤于政务(并没有)。作为一个王,怎么能没点爱好呢?

美人江山?呵,庸俗。

民以食为天,吃在最首位。吃,就是他最大的爱好。

山珍海味,乡食野菜,照单全收;天权菜式吃腻了,就中垣菜式来一发!天权的御厨,没有最好。只有更好。执明不仅爱吃会吃还会做,兴头一起自己上手弄两盘,小日子十分美滋滋。

直到,他的生活里,闯进个人。

执明:什么人?!这是仙子!掉下凡尘的仙子!

额,你见过沉迷灶台烟火的仙子?

慕容离,来自瑶光,家乡受水灾冲毁,流落天权街头。

幸好,自己还有从小学的做菜手艺,也不至于没地方去。

他在天权定居下来,在一家餐馆做厨子。手着锅碗瓢盆,流连油盐酱醋,将精致美味的菜肴呈现在食客面前。因着手艺好,慢慢积攒了人气。

不久,好手艺就引来了一只大兔子。

莫澜听闻阿离名气而来,被阿离的拿手菜一下勾中味蕾,好说歹说的,才把阿离引荐给自家爱吃的君王。

执明一见阿离误终生。当真是个妙人,再加上厨艺buff,阿离成了御膳房中的一员。

阿离待人和善,手艺精湛,聪明又好学,招人喜欢。但总有人要谋害阿离,暗戳戳地给阿离下绊子使心眼儿,都被我们机智美貌的阿离正大光明地怼了回去。

机智勇敢的阿离成功吸引了执明的目光。御膳房的种种执明了如指掌,他直言:这心地!这技术!本王太喜欢他了!他简直就是我命定的王后啊!

莫澜:(一阵热泪盈眶)太傅催命似的催婚有着落了!

追妻路漫漫,好在没什么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。如果不能,就两顿三顿,给他做一辈子。

阿离:我就是想安安分分做个菜,怎么突然成了王后捏?

执明:(搂人一个吧唧)因为阿离牢牢抓住了我的心!


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就是这么简单粗暴。

幼儿园文笔能被小可爱大宝贝们喜欢真的太好了❤

最近一直游走于看文边缘。

寄几的文啥时写?没人催(划掉),而且我可是尸系写手(还划掉)!

今天的皮皮慌依然在浪~

"小太阳:

能够得到你们的喜欢
真的太开心啦❤
|。・㉨・)っ♡ 喜欢你们♪

猪猪斌:

想说的都在图里啦,谢谢每一个小可爱。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【现代AU】当爸我不累(•̀⌄•́)8

端午安康啊大家!

有没有吃粽子哇?

今天你慌吃的凉粽哦,带红枣的,甜甜的❤❤❤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执明双臂交叉,眯眼盯着面前料理台上一片狼藉。

这……

粽子怎么做啊?百du也不管用。已经包废十来张叶子了,磨得人耐心都要没。

唉。执明扶额叹气。还想着端午节呢给阿离做点粽子。可惜,做西点他得心应手,一只小小粽子却叫他犯了难。

这时,有人在他背后挽住他的手。执明转身过来。

阿离抬脚亲亲他脸颊:“傻瓜,我来。”

执明在一旁观望。

阿离不愧是阿离,心灵手巧。铺叶,勺米,添肉馅儿,缠绳,动作娴熟。在他手下,一个个棱角分明带着叶香的小东西慢慢填满白瓷圆盘。

搬出高压锅来,添水,下粽子,再勺上一勺盐撒下去。“这样呢,可以让粽子出锅时表皮干净不黏手。”阿离向疑惑的执明解释道。

“阿离懂的真多。”执明嘴角的微笑一点不减,为阿离把锅插上了电。“等它的时间,我给阿离煮点小米粥吧,吃多这些不消化。出去等吧。”

“我等着啊。”阿离抚摩肚腹,临出去前在执明耳边又添上一句。“宝宝说,爸爸加油。”

小米粥出锅,粽子也煮好了。执明开了两个粽子出来,也不忘在米粥碗里添上一勺糖。

“老爱吃糖,也不怕牙疼。”

新出锅的粽子,又香又糯,肉馅绵软不腻。虽说是咸粽子,执明吃来,甜在心头。

阿离坐在他对面,捧着碗,一口口吃着甜粥。

“执明,端午安康。”阿离语气温柔,眼眸里款款深情。

执明正吃着,抬起头来回他:“阿离也是。宝宝,也是。”

明年这时候,就是三口之家啦。

执国主与离王后(11)

久违的更新啦mua

父亲节有没有和爸爸说“父亲节快乐”?

你慌有给爸爸送礼物哦(•̀⌄•́)



——————开篇!!!!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执明现在很不开心。

为啥?

才不是阿离出去巡县寂寞难耐呢!

早知道不给回阿离那什么兰台令的位子,连奏折都比本王吸引阿离的眼!本王心里苦你们知道么!

连自己那三个崽子都不理我了!

话说某一天执国主刚处理完朝政,突然起了想悄咪咪去倚霓殿看自家小公主的心思。

话不多说,赶紧去做啊!

他挥手免了一切宫人跟随,才进外庭就一眼捕捉到女儿的小小身影。

小人儿一下歪头一下晃脑,好像摆弄着什么,十足可爱。

他乐滋滋地唤了声:“黎儿!”笑容满面,还伸开手等着女儿奔来好及时把她搂进怀里。

没想到啊,没想到啊。

执黎闻言,非但没应执明,反而小腿儿扑腾扑腾,拾掇了桌上的小玩意快速溜进内殿去,砰地关上了雕花木门。

“父王,今儿黎儿没空,改日再陪你玩儿啊!我要睡啦回见!”

留下执明一人在风中凌乱。

哇……这么刺激的吗……

执明收起手,装作坦然地咳嗽两声,唤来了宫人。“走……去皇子那儿去。”

没想到,兴致勃勃地去,执明吃了俩闭门羹。

执意执念俩小子,一人去了太傅府上研读古著,一人出宫寻好玩意儿去了。

好小子!出去玩儿也不带我!

遣来宫人,执明脸黑成个炭:“把皇子们唤回来。有,事,相,商!”

执明差点在一众宫人面前丢去王上面子一番泣泪哭诉。

论老婆不在家,儿子女儿也不理我,的心痛QWQ

寝殿内,执黎双手托腮,望向桌上散着的碎布线团,暗暗叹气;太傅府内,执意坐在书堆中,眼神不离手中书里;宫外一处屋子里,执念用袖拭去额上汗水,得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。

当然,他们也看着执明眉头紧锁颓了好几天。

对不住啦父王,有些事情,说出来就不是秘密啦。

执明四十五岁生辰那天,收到了最好的礼物。

阿离匆匆归来时的吻,和孩子们的心意~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番多话:

其实啦,执明每年生辰都有收到阿离和孩子们的礼物啦¦•ˇ₃ˇ•。)

百度了下,父亲节是舶来品,古代是没有的哦。不过也有把父亲生辰当作父亲节的。←慌这里就是用的这个!

要不要猜猜看仨崽子都送了啥嘻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