慌慌不方

站定执离戬杰不动摇!留下的一起抱团取暖吧❤

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❤

依然是超爱执明的离王后❤
依然是超爱崽子的傻二狗❤

weibo同名,爱吃肉却不会写的废柴写手!

事实告诉我,绝对不能在凌晨发文。

日常(2)

非ABO生子,注意避雷。

ooc是我的,恩恩爱爱是他们的!



刚扭开门锁,沈巍便怔愣住。


连衣裙稳当在身,穿着小皮鞋的脚丫晃来晃去划出弧度,小姑娘晶亮亮的大眼睛正注视他。就是头上两个辫子太过显眼,一个大一个小,方向还不一样。想就知道这出自谁的手。


想及,沈巍抿唇,嘴角弯弯。


“爸爸笑什么啦!”颐清眯起眼,不满地嘟起小嘴。太阳公公刚出来自己就起床了,洗漱穿衣,还对着镜子摆弄好久头发。干巴巴地坐在床上等爸爸,想给他一个惊喜,结果爸爸竟然笑清清!


“不给糖,就捣蛋!”小女孩说。


是了,今天,一年一度的万圣节。


过去把女儿从床上抱起,沈巍把她头上的歪斜解开:“小孩子不能吃太多糖,会起蛀牙。”


哼。颐清叉起小手手。


爸爸性格温和很好说话,偏偏有些事情执拗得很。比如说?老爹过度飙车他要讲,老爹犯胃病他要讲,老爹出外差他也讲,老爹睡觉不安分……额,这件事是他们自己关起门来解决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
送完赵颐清小同学去上课,沈巍认真投入工作中。

就算已婚有孩子了,沈教授的魅力丝毫没有减弱。一下课,三三两两的学生问个好之后便塞给他些糖。面对他的疑问脸,他们笑嘻嘻说,不给糖怕捣蛋。


我……不给糖也不会捣蛋呀?盯着手上一把映光亮闪的糖果,沈巍想。


既然是节日,那颐清吃些糖,也可以。


万圣节的气氛遍现龙城,特调处也不例外。鬼脸南瓜灯、白网黑蜘蛛、白衣鬼等饰品装扮着特调处墙壁地板办公桌。


小郭胆子小,紧紧埋头处理资料。偶尔抬头来瞄到一眼都害怕瑟缩的样子,映在楚恕之眼里却是异常可爱。

桑赞满脸异妆,拿着妆品一丝不苟地在汪徵脸上画一样的妆容。画到什么地方,两人便发起笑来,甜蜜非常。

祝红定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认真翻阅手上书籍。大庆头戴南瓜帽,刚酒足饭饱,跳到桌上,身形慵懒。无意瞟到祝红拿着的书时,大猫汗不禁一竖汗毛。

她看的是,《恐怖万圣节》。


不过,任你过节多快乐,工作还是会把你打回办公桌。


电话响起,汪徵接下。全部人一见她眉头紧锁,就知道这个节日注定不平静。


夕阳西下,归家时刻。小孩子总有用不完的力气,放学了颐清依然活力十足,蹦蹦跳跳地向沈巍讲述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事情。

沈巍却有些心不在焉。刚接到云澜的电话,紧急任务,回家要晚了。沈巍想要与他并肩作战,可云澜拉下脸怎么都不允许,让他好好守家,护着颐清。


谁比谁都倔。


时钟转至了凌晨一点。


睫羽随呼吸浅浅起伏,小脑袋枕在爸爸手臂旁,颐清睡的平稳安静。


“老爹还没给我糖呢。不给,清清就要捣蛋了。”

说是如此,小人儿却执意和沈巍一起等待赵云澜回家,说要给他一个惊喜。直到头似鸡啄米地点,支持不住睡歪在沈巍旁边。


期盼的解锁声音响起,沈巍转过头去,轻声道:“欢迎回家。”


赵云澜呢,不由分说地放缓步子朝父女俩走来。一人香了一口,讨要迟到的万圣节礼物。


哪家糖能有我家的甜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迟到的万圣节快乐鸭。

日常(1)

非ABO生子,注意避雷。

ooc是我的,恩恩爱爱是他们的!



赵云澜曾想过这样的日子。


太阳初升,点点阳光从帘间缝隙跳到眼前,转身就能给身侧睡着的人一个早安吻;正午时分踏入家门,能闻到空气中氤氲着菜香,汤煲咕噜作响来迎他回家;天落夕阳,总能在阳台发现那人正浇花,准确搂住腰肢,才不管水打湿了鞋;夜幕降临,他不会告诉任何人,自家爱人澡后滴水的发丝有多让他内心躁动。


好在,他不用想了。


因为,这就是他和沈巍的日常。


夹在两人中间睡正熟的小朋友咂吧着嘴踹了赵云澜一脚。


作为特调处唯一的小同志,赵颐清众星捧月地被祝红等人捧在心尖尖上,严重影响小郭的吉祥物地位。但小郭对此并不在意,还非常开心的每天投喂。

小朋友不止收获了满满的爱,还有,些许无言的无奈。


废话,你家老婆的注意力都在别人身上了你还会笑吗。


多少次,桑赞打开餐盒,瞥一眼旁边的儿童饭盒,里面内容一模一样。多少次,小郭顶着楚恕之似饿狼盯绵羊的眼神在颐清书包里放水果。

大庆闻言,只舔舔爪子。暗自庆幸幸好小女孩儿不爱吃鱼干。


要说赵云澜想跟自家沈教授亲近亲近,还真不容易。


第一是自家小孩儿。


每天早上太阳初升,他能给沈巍早安吻,沈巍却不一定回他。为啥?要叫小孩儿起床啊!


小孩子天生的爱赖床,女儿也不例外。分床睡以后,颐清愈发犯懒。好不容易她睁了眼,小身板卷在被子里,便软音软气地朝爸爸伸出手去:“清清起来……要爸爸亲亲抱抱!”

女儿随爹真不假,颐清撒娇讨抱的样子像足了那头房里的赵云澜。


“好,爸爸抱。”

沈巍宠溺地笑。一手顺着女儿小手从被褥里搂起她,另一手又为她顺平黏在额间发丝。“清清有没有听爸爸话不去蹬被子啊?”


沈巍刚洗漱过,一身清清爽爽。小人儿被捞出来马上扎进他怀里,感受爸爸的温度和味道。“清清很乖,清清没蹬。”


沈巍身为黑袍使兼龙城大学教授,为人严谨,除去重要场合并不喜打扮。最主要的,云澜喜欢他身上最原本的味道。说抱一下能让他安心,干活都精神百倍。

巧了,颐清小朋友也是这么想的。


抢巍大战每天在赵家上演。


第二就是龙城大学那帮小兔崽子们。


没事儿惦记什么有夫之夫啊?!


赵云澜曾眼见过一个女学生问问题时看自家沈教授那眼神。

那个专注,那个认真,那个温柔,那个恋慕……好家伙。隔着五十米,赵云澜都感觉得到女学生周围散发的粉色泡泡。


这样下去可不行。


手抓着老爹衣角,靠在赵云澜背后的颐清嗅到不一样的气息。眉头一皱,她发现事情有些不简单。


老爹你车速有些快啊?


日常吃醋,达成。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生活终于让我对澜巍下手了orz

十二多话

一直觉得,做个简单却又精致的女孩子,没啥不好的。

简单?

逛个tb。加到购物车里的,不外乎就是胶带、买过且固定的店衣服、也是常买的店的吃的、周边。

还有,化妆。除去皮肤爱出油诸如此类的自身条件,加上手里也没啥妆品,技术low等原因,索性不化。

素颜朝天,大路两边。走在街上谁也不认识我,全是看你一眼都嫌多的匆匆过客。

又不相亲,要啥惊鸿一瞥啊。

精致?

我不解,一个男孩子,随身带包纸巾有那么惊讶么?

有需要就带上了,解决自己问题还偶尔能帮上别人,很好啊。

高三时买回去的胶带,到现在,才在我的柜门桌子上有了姓名。

也是宿舍里第一个把柜子桌子贴得“花里胡哨”的女人。

看见了什么外观看来美貌又实用的东西,身上有余钱都会把它收入囊中。

例如,现在躺在我桌子上的书签,胶带,和牛轧糖盒子。

虽然我妈一度不解买这些干嘛。

一个群里的姑娘告诉我一个词,“精致穷”。

为快乐穷,值得。

简单,精致,一起说来还觉得矛盾和纠结?

在我看来,它们是并不冲突的存在。至少,我就是个这么样的人。

自己快乐就好了啊,管那么多干嘛。









ps:感谢看完。

看葛格的《三更》突然来的一些要说的话。

在本子上手写出来的,此处原话。

以上仅为你慌自己观点。看不爽的,要撕的,滚边儿闹去,我懒。

执国主与离王后(12)

【上篇】

十月刚到,天权时常落雨。

有言道,一场秋雨一场寒。雨点打在天权各处,温度转凉,执明念着捧在心尖尖上的王后,命向煦台时刻暖着地龙。每每让外出归来的慕容离进殿就要换下厚衣。不然真的热极,要闷得一身汗。


寒露一过,向煦台便热火朝天地进行着换季大改,由执明亲自监督。

阿离平日眼倦歇息的小榻,添了羊绒;怕阿离脚冷,殿内每一处地板铺足毛毡;夜里露重寒凉,寝殿里新换上的被褥枕头暖和柔软。怕宫人笨手笨脚把阿离常用的东西磕着碰着,执明干脆亲自上手搬运。

朝服厚实笨重,又奔来跑去的干活儿,不一会执明额上满是汗珠。


阿离正为他温茶,见他如此,笑着摇头,停下手上起身抬手拦下了执明。再掏出丝帕来,轻柔地为执明拭去额上汗珠。


“王上辛苦了。”清冷声音满含温柔。


眼瞧着阿离认真的神情,感受来自他的温度,执明一下脑子当机,身形直愣愣挺立,险些拿不稳手上那金边红釉花瓶。


就算成亲多年,自家王后的细语动作还是会让执明脸红心跳。


慕容离老早就磨了执明,许他选个不落雨不起风的日子,出趟远门。今日天气晴好,他如愿出行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路程走的远,收获也大,尤其特地携带的篮筐愈走愈满。


除去给执明带的新奇玩意儿,此时向煦台摆着的一筐筐应季鲜花才是慕容离此行最主要目的。


阿离自小受母后熏陶爱花养花,最长情的莫过于母国瑶光羽琼花。盛放时若云絮坠地仙气欲起,十足动人。奈何羽琼花期短暂,芳华不长,故人言花开珍贵。

母后却有一法留住它盛放繁华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吐血啊,五点多码的文被我手贱摁成“放弃”了。

擦擦擦!!!

啊啊啊啊啊啊!!!

记下吧

万一哪天就写了。

就不打tag了。


《风声》。

大概可能好像估计是《一线牵》的前文,也许不是呢。一个关于心动的故事。

——“也许是那日风起叶摇,他把我抱在怀里的那刻,我便已经对他心动。”


《水色》。

向煦台的湖水,他亲手为他泡制的茶水,兵临城下那日瓢泼的雨水,以及……被迫承欢的雨露。

——“情窦初开,心愿成结。水为载,寄托相思。”

【现代AU】体温

刀具餐盘摆在自己专属的地盘上,调味瓶罐被灯光衬着隐隐闪现光泽,看上去整整齐齐,让人悦目。

除了……


料理台上正乓乓地起着声响。一个人高马大的大小伙子,火红色小狐狸样式围裙系着在身,一手执刀,哼哧哼哧地在菜板上下刀。

惹眼的异色刘海随着动作蹦跳翻飞,执明哼着曲儿,快准狠地处理手中的乌骨鸡。

他动作麻利,不一会儿一盘新鲜鸡块便出现在料理台上。


锅内盛上清水,倒进切好的鸡块,大火烧煮去其血水。执明紧盯锅内的变化,手也不停着,慢慢用勺撇去浮沫。断生的鸡块,还要过一遍冷水,紧实肉质。

抓一把泡发香菇对半切开,放入炖盅,加进鸡块红枣姜丝等材料,矿泉水做媒,牵引食材,文火整合美妙滋味。


时间掐的正好。炖好的鸡汤揭盖,汤色如茶,香气扑鼻。

汤品完事,执明卸下围裙,边走向冰箱边考虑今日晚饭的其他菜式。


冰箱的玻璃门板上,一张浅粉色便利贴十分惹眼。与门板颜色互异的它也很快让执明发觉到它的存在。


「受学弟学妹的邀请,我回去钧天大学指导他们校庆话剧排练。——阿离」


用目光快速读完,执明拉开冰箱门取出把青菜。“三天两头往外头跑,家都不着,独留我一人。有哪个老公跟我似的这么命苦啊……”


真是的,还记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啊?


抱怨归抱怨,煮夫明还是得乖乖做饭投喂自家媳妇。

翻炒几下把菜出锅,执明来不及洗手便抓起放置在旁的手机。时间显示现在是下午六点四十分,阿离还没有来消息。


天幕渐沉,道路上车水马龙,多少归家人。


“怎么回事……”随意用水冲冲手,执明独自一人坐在擦洗干净的餐桌旁,托腮皱眉。

在通讯录刚准备点下号码,突如其来的来电图标吓到执明。

晶亮屏幕上显示亲亲阿离的字眼,执明笑着偷骂声,调皮。


“喂?”声音微沉,他打算说说这不听话的媳妇儿。

敢玩晚归,今晚别想消停。


“那个……是执明学长么?”电话那头却是个女生。

执明一下警觉,指节不自觉攥紧手机,“我是执明,你哪位啊?”

女生被执明透露凶气的低压语气惊到,瑟瑟说:“我叫姜露,是话剧社的成员。那个……我们现在在长河饭店,慕容学长在饭局上喝多了,指名要您来送他回去呢……”


那头的嘈杂证实了女生的说法,杯盏碰撞,人声鼎沸。还有……时不时传来阿离的声音。


“喂……他……应了没有啊!”


平日清冷不见踪影,执明扶额,这是被灌了多少啊。

“好,我过去。看好他。”


阿离真醉了酒,脸颊衬着异样明红。执明的掌温触上,传达到皮肤的瞬间,他忙张开双臂,准确圈住执明脖颈,十足乖巧地倒在爱人怀中。

执明承了他的重量,又捧起阿离脸来,在他额间轻吻,“我应了,我来了。”


阿离好面子,执明也不秀多恩爱,众目睽睽下一个公主抱扛人便走。临了还环视一番,给在场的学弟学妹添句话,“他不善饮酒,以后这种场子,叫我一个。”


(还是吃了狗粮的)学弟学妹:好的学长!没问题学长!


秋日夜间多凉风,那酒席上开的空调也冷,阿离本身体温又偏低,担心受凉生病,执明把阿离再往怀中捂进些,加快回家的脚步。


执明动作轻柔地将爱人置于床上。除了脑袋,阿离身子用被子盖个严实。本打算去为阿离熬个醒酒汤,一只细白的手从被子间伸出,扯住执明衣角。

“呜……”

醉得迷蒙,阿离小声呜咽,“我要吹吹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
执明蹲身在床边,温热大手覆住阿离那不安分的手,将它捧在唇前一点的距离,轻呵出气来。

我就是他的暖手宝,从小到老。


桌上摆设的手绘台历上,今天的日期被画上一个爱心。


“算啦,原谅你好了。”执明漾开笑容,面上满溢温柔,伸出一手去撩开阿离额边碎发。


床上人清秀脸上也咧开笑,蹭蹭他的手。


“结婚纪念日……快乐……”

胭脂妆

一发完。

拯救掉粉QAQ

草稿存货。

出现谁就打谁的tag√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场倾盆大雨彻底过去,刷洗静天空,太阳才抻出身子来散发光芒。

后院的淤水早早被伙计扫去,中间空地,柳木桌张开,桌上摆一坛锁春意,两只酒盅,两条板凳上各坐着一人。


陵光一手轻晃着小半杯锁春意在里的酒盅,一手捏紫纱团扇,桃花眼中眼波流动跟随手上酒盅动作,扇边轻敲着桌面。

公孙钤君子意气,举止间端正儒雅,慢呷美酒,眼神丝毫不离对面的紫衣人儿。


陵光轻启朱唇,慢悠悠道:“公孙你说啊,执明,他咋知道我有那酒的?”

“执兄如何知晓的已经不重要了吧……”公孙钤放下酒盅,“最重要的,是怎么完成这笔买卖。”

公孙好意提醒的语气,却让陵光啪地把手上酒盅磕在桌上。眉头紧皱,陵光眼里一下蕴足水汽:“他执明有钱怎么?有钱就天大地大啦?酿酒要看时令的,不是泥里挖挖白手一抓就能出来的好吗!”

陵光色如白玉的手在面前摇着团扇,想削凉点自己的怒气,“他倒知道它质呈珍品千金难买,知不知道它难出啊!时间这么急,我一下子去哪儿弄这么多啊!”


目视眼前美人如此,公孙笑着摇摇头。上星期那一闹,无人不晓执家公子要迎娶闻言客栈老板慕容离了。


后厨,锅碗瓢盆整齐摆放,油盐酱醋瓶罐划一。灶台旁停留着一人儿。柳眉盈目,粗布围腰勒出细瘦腰线,他手上不停地动作。

晨时采撷来的玫瑰取下花瓣,洗净,添上蜜糖拌匀腌渍。边搅动,也不忘点一些尝尝味道。嗯,够甜也足味。

提前备下的面团和油酥也拿出来,揉合一番,擀面杖上场。


方夜曾言,我们老板,一根擀面杖在手都可以出去打仗了。“威力十足,准可以杀敌四方!”


擀面杖多顺手啊。慕容离瞥了眼手上的物样。

揉皮擀面一把好手,有人闹事抄它出去就对着软肋一顿敲。实用,方便,还不贵。


灶底火焰吞噬木柴带出噼啪声响,铁皮锅里均匀刷上薄油,纤巧手指灵活地将一个个面饼贴入锅内。

油脂和热度加成,饼子相呈金黄,甜丝丝的香气浸入空气里。青花瓷盘里,刚出炉的鲜花饼安静仰躺,新鲜热乎。


一抹跳跃的异色若隐若现。

指尖点住柳木桌面,作双腿似的两根手指快速,悄悄摸上了桌。到达目的地瓷盘,手指的主人一下站起身来,星目闪烁光芒。

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去!


哈!捞到了!


“哎哟哎哟!”执明叫嚷起来。刚到手的东西也一下丢回盘,“怎么这么烫啊!”

“嗷!”背上也挨了记,执明转过身去,正正对上慕容离微眯起的眼。


妥妥的偷食被捉现场。


眼神故意避开慕容离手中紧握的擀面杖,执明迈小步子朝他蹭去,大手又拉住阿离纤细手腕,一点一点幅度摇晃,软语着:“阿离,好阿离……为夫……肚子饿了嘛……”

心里暗叹一口气,慕容离上手揉搓执明那异色刘海,‘恨铁不成钢’道:“这是我联合蹇宾做的,味道还没调试好呢。到时喜宴上再让你吃个够,好么?”

花饼入席,还是小齐的主意呢。


执明不知从哪儿掏出块干净帕子,搂过人腰肢,绵软布料准确拭去阿离面庞上的些许白粉。

“小花猫。”执明擦完也不忘侃他,“说了多少次,你出去好好记账打算盘就是,做菜而已,哪用得着你大老板亲自上手啊。”


呵呵。慕容离闻言嘴角直抽抽。是哪个人曾心血来潮说要为他做蛋炒饭,结果呢?!

弄得整个厨房浓烟滚滚惹来围观不说,执明还被火窜上了屁股,半个多月趴着睡觉。陵光听闻此事还笑了好些日子,丢人哪!


“以后想吃什么说给我我都满足你,没事儿别在这儿转悠,再给烧了修缮费很贵的!”

“真的?”执明舔舔唇,眼中闪过精光,“想吃什么都满足我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……”


只眨眼间,慕容离整个人被执明一把扛起,手里一直攥的擀面杖也被卸下来。

“你做什么!”

执明揉揉肚子,面露难色却又偷笑道:“为夫肚子饿了,想……吃,阿,离!”


是可忍离不可忍!别看这家伙平时二得跟狗似的,那事儿上贪得像狼欲求不满,窝不!窝不!

“你给我放手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
“咦,小二,这后面什么动静啊?”一位食客疑惑。

“哦,没事。我们老板老板娘闹着玩呢。”方夜笑笑,“您刚刚点的什么?”

“麻婆豆腐,鱼香茄子,紫菜鲜蔬汤。”

“好嘞稍等。”

论我的老板老板娘怎么这么会闹腾。


月色皎洁,红帐轻翻,喜烛坠泪,房内暗隐暧昧。

取自执明和慕容离的两绺发丝自中间由红绸带系起,相互纠缠融合,一世不离。


杯中酒液蜜香袭人,色呈红脂,入口甘醇回味微涩,是为胭脂妆。


相视而笑,两臂交缠,细线串联手中杯脚,两人皆是举杯一饮而尽,许下同甘共苦的无言誓言。

余生,请多指教咯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也许是多久呢?

也许会有文更。

你慌估摸着是生病了,五点多就没觉睡了。清醒得跟阳台外面唧唧喳喳引吭高歌的鸟一样。

但我不吃虫。

<(`^´)>

也许是客栈老板娘离x地主家并不傻儿子明呢。

——“慕容老板当真好算计,把我的一生也算计进去了。”

——“说人话。”

——“我娶你呀。”